平特肖心水论图片 高清
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政務信息 理論工作 社科研究

六大戰略支點撐起樞紐型網絡城市

www.gfluss.shop2016-11-28 13:55:00來源: 廣州日報

“樞紐型網絡城市——廣州特征”學術研討會開幕式。   

11月26日~27日,由廣州市社科院與廣州日報社聯合主辦的“樞紐型網絡城市——廣州特征”學術研討會在廣州召開。來自中國社科院、國家發改委、上海社科院、廣州社科院以及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清華大學、中山大學、華南理工大學等高校的專家學者圍繞樞紐型網絡城市的形態、建設路徑和發展模式進行了深入研討,也對廣州建設樞紐型網絡城市提出了許多建設性的意見。

專家把脈廣州樞紐型網絡城市建設

社會發展應從數量導向轉為質量導向

陳光金,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

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面臨著調結構、轉方式,提升經濟運行的質量。這個過程中,社會發展同樣面臨一個怎么把質量提升上去的問題。

陳光金介紹,社會質量包含四個要素或維度/指標:社會經濟保障、社會凝聚、社會包容、社會賦權。這四個基本條件結合到一起決定著社會關系朝社會質量方向發展的機會。

與質量導向的發展對應的是數量導向的發展。質量導向的發展與數量導向的發展有什么不同呢?陳光金舉例說,城鄉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同步增長,在質量導向的發展中,我們應該先考慮要干什么,然后再根據要干的事情來考慮需要多少收入,而不是先把收入弄來再說,至于我們要干什么都不清楚,然后再考慮定多少支出,這兩種發展導向有很大不同。同時,質量導向的發展還包括重視經濟效率和社會平等,包括市場競爭機制和社會保護機制平衡發展,還需要我們在環境方面有一些改進等。

陳光金提出,新常態下,特大城市在建設過程中,社會治理、社會發展、社會建設的問題特別重要,需要首要考慮的就是社會發展質量,或者是社會治理質量,總的來講,要提高廣大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

創新創造需要文化支撐

謝地坤,中國社科院哲學研究所所長

“任何一個城市建設都不能忽視文化這個重要因素。”謝地坤以深圳華為的例子來闡述文化對城市建設的重要性,“在深圳,只要是華為公司的職工都有戶口,而在北京的一萬名華為員工,戶口都在深圳,他們就很難安心工作。因為如果在北京市不解決戶口問題,他的家屬怎么辦?他的孩子上學怎么辦?”他認為,這從文化角度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城市設計者、管理者到底是真正的考慮大家的生活,還是不考慮這個問題,這就是文化的問題。雖然是大文化概念,但是和城市發展有很密切關系。因此,他認為,深圳的創新創造,確實是文化支撐的一種表現。

謝地坤指出,在信息化、全球化時代,在思考城市發展的時候絕對不能搞同一化。“假如若干年以后,我們再次來到廣州,發現這個城市與香港、上海是一樣的時候,誰也分不清楚到底在哪個城市的時候,這是今天決策者和管理者的悲哀。”他認為,當代城市規劃,一定不能忽視文化建設,因為有特色的地方文化,才是一個城市的名片。

創新科技正在改變全球城市網絡

倪鵬飛,中國社科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

“過去我們講全球頂級城市,都會提到像紐約、倫敦、東京等綜合的金融中心、航運中心、生產服務業中心,但是我最近越來越發現,全球科技中心,特別是蘋果、微軟、谷歌等智能企業聚集的城市對全世界的影響越來越大。”

倪鵬飛認為,創新科技正在改變全球城市網絡,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第一,創新科技會導致全球網絡重新洗牌。一項研究表明,自公元前430年以來,全球排名前50名的城市一直在不停地變化、重新排序,這就是科技創新打造的。第二,創新科技改變全球網絡體系的形狀,特別是信息技術會改變全球城市的時空概念。第三,創新科技在改變全球的網絡結構。信息技術、智能科技會使得聯系更加直接,更加普遍,不再經過幾個途徑,任何一個城市都可以直接和紐約進行聯系。第四,創新科技和智能科技在改變全球的動力。過去我們說金融在支撐全球城市體系,現在是科技中心、創新中心和金融一起來支撐全球城市體系。

在這樣的情況下,每個城市特別是像廣州這樣的全球二級城市,存在很多機會。廣州提出建設三個樞紐,我認為非常好。積極參與建立全球科技網絡,積極利用全球科技創新網絡平臺,不用投入很多就能參與到這個平臺上去,對廣州城市發展很有意義。

北部機場地區是廣州發展的戰略空間

張國華,國家發改委城市中心綜合交通規劃院院長

“一個城市在世界城市體系中的地位與該城市的機場在世界航空網絡的位置高度正相關。”張國華指出,大型機場對城市空間結構調整和產業升級具有戰略性作用。他以北京、上海、深圳為例,指出一個城市的CBD位于大型機場與傳統市中心之間,是效率最高的。據此而論,他認為,目前廣州城市空間格局與重大交通設施布局間存在有待改進之處。

珠三角主要城鎮和產業均集中在廣州市以南,沿珠江東岸發展帶向南擴展,重點發展方向是向南部南沙地區擴展,而廣州白云國際機場位于廣州北部,與廣州整體的空間結構和產業布局的互動支持協調困難。

張國華提出,整個廣州一北一南如何統籌是值得進行戰略考慮的。他認為,從城市重大交通設施建設與產業的關系來看,港口、高速公路是與制造業相關的,而今天城市的創新是應該以生產型服務業為主導的,發展服務業應該靠機場、城軌、高鐵。因此,張國華認為,北部機場地區是廣州城市發展的戰略空間,需要引起重視。

向全世界展現廣州自己的城市品牌

吳旭,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克朗凱特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

吳旭從戰略傳播的角度,對廣州如何構建世界級的都市品牌提出了不少獨到的見解。

他認為,一個城市如同產品一樣,也存在品牌構建、品牌推廣和品牌營銷。“現在廣州把自身定位為樞紐型網絡城市,我們必須思考的是,這是目前的定位還是未來的定位?這個定位目標受眾群在哪里?”吳旭認為,如果目標受眾群是國內受眾,廣州作為千年商都的品牌形象的確很鮮明,基本上中國人都知道。但是,如果這個形象定位的目標受眾群是全球受眾,廣州目前還沒有形成一個清晰的國際品牌形象。

吳旭認為,世界級的品牌都市,應該具備三大因素:一是世界級的景觀或產品,二是世界級的人物,三是世界級的活動。展望廣州未來,他認為,不妨大膽設想,申報2028年奧運會、2026年或者2030年世界杯足球賽,這些都是廣州構建世界城市品牌的好機會。“恒大足球在廣州非常成功,中國從來沒有舉辦過世界杯足球賽,如果舉辦的話一定要在廣州,一定要有這種魄力。”

廣州有自己的城市品牌,但這個品牌現在不夠明顯,不夠出彩,不夠絢麗,不夠國際化。構建世界都市的品牌,不僅是概念性的延伸,也是整個廣州人民重新搜尋自己真正的精髓并進行推廣,向全世界展現廣州的風采。

廣州樞紐型網絡城市六大戰略支點

張躍國,廣州市社科院黨組書記

廣州構建“樞紐型網絡城市”有六大戰略支點:

一是國際航運樞紐。立足廣州港建設國際航運樞紐,加快南沙新區和自貿試驗區開發建設,升級改造黃埔臨港經濟區,大力發展先進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生產性服務業以及海洋經濟,成為新一輪對外開放重大平臺。

二是國際航空樞紐。依托空港經濟區、白云國際機場建設國際航空樞紐,提高空港服務能力,加快空港經濟區開發建設,重點發展依托航空運輸的航空產業及臨空經濟,努力建成廣州國家航空經濟示范區。

三是國際科技創新樞紐。依托廣州高新區、中新知識城、天河智慧城等創新平臺,匯集全球高端創新要素和元素,強化提升廣州全球范圍內創新資源的集聚和配置功能、全球性科技創新的策源地功能和創新驅動發展的示范引領功能,建設高水平大學,打造國際產業創新創業中心和國際新興產業基地,成為全球創新網絡的核心節點。

四是國際文化樞紐。圍繞建設嶺南文化中心,利用國家版權貿易基地建設契機,增強廣州在全球范圍內的文化資源配置力、文化作品創造力、文化產品貿易力、文化消費引領力和文化傳播力,打造具有濃郁地域特色和國際親和力的文化樞紐。

五是國際信息樞紐。廣州不僅要成為信息設施的樞紐,還要力爭成為國際信息服務的樞紐、國際咨詢服務的樞紐、互聯網經濟的樞紐以及國際化的媒體中心。

六是國際交往樞紐。利用明年舉辦《財富》論壇的契機,成立專門促進機構,加大資源投入,構建有世界影響力的國際交往樞紐。

11月26日下午,“樞紐型網絡城市——廣州特征”學術研討會舉行了以“樞紐型網絡城市與現代城市成長”和“樞紐型網絡城市與城市創新”為主題的專題論壇,來自北京、上海、廣州等地的專家學者各抒己見,立足全國乃至全球高度,為廣州發展建言獻策。

樞紐型網絡城市與現代城市成長

上海經驗:以“三個D”破解集聚問題

“廣州市要建樞紐型網絡城市,提出三大樞紐的概念,這個設想非常好。”上海市政府參事、上海社科院原常務副院長左學金表示,樞紐型網絡城市首先是一個全球現象,是經濟發展的一個客觀規律。

“我分享上海的經驗,希望對廣州有借鑒意義。”左學金介紹,上海中心城區的常住人口近年呈下降態勢,另一方面,就業人口卻大量增加。這和舊區改造有關,即中心城區地價高昂,建的是商務樓。這樣一來,就造成中心城區就業人口的大量增加,工作與生活的空間割裂,引發交通擁堵等一系列“城市病”。在空間融合方面,他坦言上海走了彎路,“我想廣州能早點認識到這個問題”。

為了避免集聚后產生的社會問題,上海關注到以日本東京為代表的國際性樞紐城市經驗,學界為此提出“三個D”:第一提高密度,東京圈僅1萬多平方公里,有3500萬人口,占日本人口30%,非常有效率;第二縮短距離,減少功能片區之間的分割;第三淡化行政邊界,讓資本、貨物、商品能更方便地交流,包括國內與國際間的流通。

“我在北京,我怎么看廣州?廣州作為一個國家中心城市的概念,不需要去討論,北上廣這個概念全國人民都知道,就是中心城市。”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顧朝林表示,廣州的未來發展離不開創新、創業,“我們應該用什么樣的方式來構建我們未來的樞紐型網絡城市?我覺得應該是創新的樞紐,創業的樞紐。”

推動以企業為主體的市場化創新

中山大學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粵港澳發展研究院首席專家陳廣漢教授以“從‘中心’到‘樞紐’:廣州發展新階段的機遇和挑戰”為題,解讀廣州三大樞紐建設的深層次內涵。他首先為“中心”與“樞紐”作概念區分:何謂樞紐,樞紐就是中心的中心。

陳廣漢認為,樞紐型網絡城市需要基于三個層面來考慮:地區層面、國家層面、國際層面。按照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競爭報告所述,各個國家經濟發展分為三個階段:第一,要素驅動;第二,效益驅動;第三,創新驅動。包括廣州、香港等在內的珠三角中心城市,已經走在效益驅動和創新驅動的路上,理所當然位居全國城市的第一梯隊,需要參與全球資源配置。

陳廣漢指出:“政府實施區域產業政策,結果加速了存量調整與兩極分化的過程,那是很可悲的事情。解決發展問題的最根本辦法,還是要以企業為主體的市場化創新。”

中國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戰略轉型辦公室副主任戴異平介紹,南航從2009年開始啟動戰略轉型。南航通過“織網”、“引流”、“優化”,建設廣州樞紐的航線網絡,吸引國內國際中轉客源,全面提升旅客體驗,使廣州樞紐建設取得豐碩成果。在東南亞、大洋洲、中東、中西亞排名第一,今后還將繼續開拓歐洲和北美市場。

戴異平提出,南航的戰略轉型之路也是廣州樞紐的成長之路,南航希望得到政府的更多支持,與廣州樞紐共同成長、一起繁榮,共建世界一流的航空樞紐。

樞紐型網絡城市建設與廣州未來

立足千年商都打造特色貿易文化

昨日上午,在“樞紐型網絡城市與文化樞紐”和“樞紐型網絡城市建設與廣州未來”的專題論壇上,專家學者以文化為著力點,深入把脈廣州建設樞紐型網絡城市的文化肌理,提出打造文化樞紐的內涵和良方。

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克朗凱特新聞傳播學院和W.P.凱瑞商學院的馬克教授通過視頻連線參加了本次研討會。“廣州是否能夠成為世界級偉大的城市?”馬克的回答是肯定的。他建議,廣州可以在立足千年商都歷史的基礎上,思考如何打造具備自己城市特色的貿易文化,并通過數據化的媒體向世界傳播廣州形象。

馬克提出,最近幾十年來評價一個城市是否有影響力的時候,主要衡量指標是經濟、文化、環境等等。而隨著社交媒體的普及,這些指標被新的更有影響力的指標所取代。一是個人幸福感,二是創新,不僅是技術的創新,還包括城市給居民自我實現的創新。三是一個城市的領導者是否有世界級的眼光。四是數據化。城市對新的數碼技術和互聯網的接受程度以及市民的使用程度。五是相關性,指一個城市對自身的定位有全球的思考和全球的情懷,能實現對全球的引領。他認為,最后一點是最重要的。對廣州而言,廣州到底想成為什么樣的廣州?這個定位不僅僅是廣州人如何看廣州,而是你想讓世界認為你是怎么樣的廣州?這是廣州建設世界級的城市品牌時值得考慮的。

著力提升港口網絡化樞紐功能

在探討“樞紐型網絡城市與廣州未來”的議題中,來自廣州港集團、廣州無線電集團、廣東省機場管理集團等企業的負責人均來到現場,介紹針對樞紐型網絡城市的戰略布局。

廣州港集團有限公司研究部副部長汪德貴提出,加強國際航運中心建設對提升國家中心城市功能,鞏固千年商都傳統優勢,拓展新的發展空間具有重要意義。目前,廣州港已發展成為華南地區功能最全、規模最大、輻射范圍最廣的綜合性主樞紐港和集裝箱干線港。2015年廣州港貨物達5.21億噸,集裝箱吞吐量1762.5萬TEU,位居世界港口第六和第七。

汪德貴認為,雖然廣州先天具備建設國際航運中心的基本條件,但仍有差距。港航要素集聚度不高,尤其是國際化水平不高,高端航運服務業也剛剛起步。接下來,在樞紐型網絡城市建設中,要著力提升港口能力建設和港口網絡化樞紐功能,營造國際化發展環境。

廣東省機場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朱前鴻則透露,白云機場公務機候機樓有望于明年全球財富論壇舉辦前夕開通運營,屆時將成為廣州新的城市名片。此外,白云機場第三、第四、第五跑道的可行性研究報告也已經批復,計劃于明年啟動建設。在他看來,廣州地處亞太地區中心,是國內三大航空樞紐之一,從廣州出發,18個小時內可以飛到全球大部分城市。廣州可借助這些優勢,打造具備影響力的國際航空大都市。  

(編輯: 蘇運菊)

返回首頁
 
平特肖心水论图片 高清 股票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股票配资风险案例 诚信点配配资 新浪财经 上证指数 2014上证指数波浪划分 002016世荣兆业股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 12月13号的股票分析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泽钜配资